乱七·八糟

说七不说八,文明你我他

【项曹】有毒的黑化系列

看前须知!

短,小片段,日常黑化,可能会ooc(qnq)
原创设定有,cp太冷,自割不好次的腿肉(哭唧唧)
整篇就瞎几把乱扯,请不要较真……

      绕下一层又一层的台阶,光线越来越暗,布着青苔玄色石阶在黑暗中被不紧不慢的步伐踏出了沉重的节奏。

      黑色的战靴踩在最后一块平台上,来人嘴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曹当家的”他的眼在火把下闪动着危险的光,“别来无恙啊?”

      带些蔑视的调笑惊动了被他俯视的人。黑发的年轻男人低垂着头,认出了来人的声音:“项昆仑。”语气虚弱但带有明显的怒火,项昆仑甚至听到了牙齿相切的声音。

      “托你这孙子的福,老子好得很!”他缓缓抬头,脸上果然如预料一般,怒色只增不减。许是说的有些激动,身上的玄色锁链随之一阵清脆的响动。

      项昆仑并不是很想和曹焱兵斗嘴,毕竟看他这副少见的模样就足以让他心情愉悦。

      曹焱兵甚至还穿着那天和项昆仑打斗的灵衣战甲,因为跪坐的姿势,大半个身子都泡在这方叫做琼池的水池里,里头的琼池水对于曹焱兵这种属性为火的人来说可不好受,侵蚀本源,寒彻入骨,但琼池水本身的疗伤功效又可以吊着他的命。

        玄色的锁链泛着淡淡的寒气,不仅将曹焱兵拉扯着锁住,还困住了他的“部下们”。水下如蟒蛇一般的链子紧紧的缠着他的腰,固定他的姿势,令他动弹不得。有两条锁链分别自他的锁骨而入,从后背的肩胛穿出,还有一条甚至恶毒的穿透他的胸膛下两寸的肺叶,随着曹焱兵轻微的扯动,流出鲜红的血,顺着链子滴入清澈的池子,他周身的水已经泛开一片鲜红。

      项昆仑微微眯起眼,看向曹焱兵因为挣扎而露出的一小片皮肤,在脖颈处,麦色偏白的脖颈在火光的映衬下格外的吸引人。黑发的青年有着一双令他着迷的眼,漆黑如夜,却永远闪烁着不灭的光,像一头蓄势待发的野兽,即使处于弱势,也毫不掩饰眼里的凶狠。

      喉结滚动,项昆仑不禁想知道这双倔强的眼被泪水覆盖是什么样的,那一定……会让人疯狂。

     一点预兆的没有,下巴就这样突然被人钳住,力道大得曹焱兵有些吃痛,下意识的用力的甩头来摆脱钳制,“你他妈的……唔……干什么!”最后几个字还没来得及说清楚,下巴就被那只手再次扣住,强制他面向手的主人。

      项昆仑的用大拇指刻意碾着曹焱兵苍白的薄唇,不得不说,曹焱兵的唇线十分好看,尤其是当他微微挑起一边唇线的时候,似笑非笑的危险,却该死的迷人!

      蓦地,项昆仑被手指上的疼痛感给从飘渺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曹焱兵用上了仅剩的力气下了死口,虽然没把手指给咬断,但嘴里如愿尝到了血腥味,在项昆仑抽回手时得意的挑起嘴角看向他,好歹自己也扳回一局不是?

      项昆仑抽回手,恼火的看向曹焱兵,表情忽然一顿,眼神越发暗沉起来。

      曹焱兵正挂着刚才在项昆仑心里被称赞的笑,嘴角幅度更大一点,惨白的唇上一抹血色显得更加鲜亮。

      是啊,他是曹焱兵,一个明明处于阶下囚处境却还是拥有胜利者姿态的人,一头永远不会向人屈服的野兽。

      他今天倒要试试征服这头无法驯服的野兽,好·好·尝·尝这野兽的滋味。

      项昆仑笑了,笑得曹焱兵渗的慌,刚打了个寒颤,脖子就被猛地掐住。

     听到被掐住的那人一声极其轻微的呜咽,项昆仑用食指顶着曹焱兵的下巴,强迫他抬头,项昆仑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欣赏着曹焱兵此刻盛怒的眼神和微微龇起牙的模样。

      “你总是这样,”他调笑似的对上曹焱兵要吃人的眼神,“学不乖。”

      “嗤!”曹焱兵也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想我乖一点?你怎么不给老子乖乖的当条狗呢!”

      你自找的,项昆仑被他烧断了最后一丝理智,另一只手抓住他破碎的肩甲,一用力,将肩甲连同肩膀处的部分战衣都扯了下来,又顺着撕裂的痕迹,将胸膛那一块的战衣干净利落的撕到了腰部。只两下,属于青年人的健壮却不失美感的胸膛和线条流畅的肌肉就这样暴露在湿冷的水汽中。

      “你!”怒气中明显多带了一丝惊慌的意味。

      刚一触到曹焱兵裸露的皮肤,他就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项昆仑恶意的将手顺曹焱兵的人鱼线缓缓移进衣服里,感受到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之下想要奋力挣扎的意图,却被铁链锁住而动弹不得,冰冷的手在温热的躯体上更加肆无忌惮。

      “项昆仑!你他妈的是不是脑子有病!”曹焱兵再也掩饰不了惊慌,却还是稳住让语气显得强硬。

     项昆仑偏过头咬住曹焱兵的耳垂,明显感觉到他剧烈的抖动了一下之后,就听到那张恶毒的嘴再次出了声:“我操!!!”

     “是啊,我就是脑子有病,”项昆仑松开嘴,满意的看着红的通透的耳垂,在曹焱兵耳边低声道,“我要是没病,怎么会想艹哭你呢?”

      绕是曹焱兵这种脸皮厚的,满口黄的,一时间也消化不了这句话的信息量,毕竟他再污再污也没有脱离妹子啊!现在突然来了个男人要那啥他,还他妈的是前几天打的要死要活的敌人???

我他妈在做梦啊??!

      可脊背上传来的异样触感提醒着他这不是在做梦。

     手指顺着脊椎一路向上抚摸,忽然狠力拉扯了一下穿过他肩胛骨的铁链,伤口立刻淌出温热的血。

     “啊!”喉咙终究没有压制住痛呼,项昆仑看到他好看的眉皱在了一起,更因此升起了想要欺负他的念头。

      “走神?”项昆仑松开了掐着曹焱兵脖子的手,转而去撕扯他另一边的衣物。

       “死兔子!滚……开!”项昆仑一口咬在曹焱兵的颈窝,成功的让他乱了语调。这一口咬的不轻,渗出了丝丝血珠。

      项昆仑反复的去舔舐自己在曹焱兵身上盖的第一个戳之后,在他的叫骂中抬起头来,干脆的堵住他的嘴,直捣黄龙,及时的在曹焱兵要合嘴咬他的时候卡住他的下巴,最后将本就体力不支的他吻得转头直躲。

      看着曹焱兵微张着嘴喘息,项昆仑将两根手指强硬的塞入他的嘴里,粗糙的指腹按压着青年人柔软的舌,令他除了呜咽声再也发不出别的声音。

      “曹当家的,有力气骂我,还不如省点等会儿叫的力气,嗯?”



后续:
曹焱兵一把把书呼到夏玲脸上:“你踏马的写什么鬼?!?”
夏玲:嘿嘿嘿嘿

这……连前戏都不算,应该不会被屏蔽吧?

结尾哈哈哈,因为我开不来车,诶嘿~

要是有太太接车,一定要等我上车!!!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