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七·八糟

说七不说八,文明你我他

【龙獒】花语2

小伙伴点的色诱梗和奶狗梗国庆估计是撸不出来了……很抱歉……

花吐症的先补上,码了好久了。



【二】熏衣草

      马龙得这个病有一段时间了,就在去里约的前几天。

      他清楚的记得,那天他和继科儿刚打上两局,张继科就被刘指拉走了,说是他的专门训练时间,针对他的腰伤的。

      张继科一副可惜的模样,极其无奈的撇了撇嘴,朝他挥了挥手就跟着刘国梁走了。

      马龙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跳的快了一点,他鬼使神差的冲走远的张继科喊:“我等你回来一起吃饭!”

      张继科连身也没转,背对着他举起了手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就过了转角看不见了。

      偌大的训练场被刺眼的白色灯光照的敞亮,空空荡荡的有些可怕。马龙恍然,就他一个人了。刚才张继科在的时候都没注意整个训练场只剩下他们两个。

,   时间一下变得慢了起来,挂钟指针走的一分一秒好像都变成了一种难以忍受的煎熬,怎么会有这种感觉?马龙从来没觉得等待是一件这么难的事,他甚至觉得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即使张继科才走了没三分钟。

      马龙坐在球桌上,一动不动的盯着张继科消失的地方,双眼却没有聚焦,颇有些放空自己的意思。他想用这种方式来助他熬过这该死的等待。

       他恍惚间好像看到有人破开惨白的光向自己走来,一步一步,最后动作颇为懒散的坐在一张球桌上,与他隔了几张蓝的碍眼的球桌。

     马龙看不清楚,什么都看不清楚,不光是脸,连身形,甚至男女都分辨不出。

      但是他好像在看着自己,还是带着一种令人心醉的爱意?别问他怎么看出来的,一切都是直觉。

      直到一阵想要咳嗽的冲动停止了这场“对视”

      马龙捂着嘴咳的弯下了腰,停下之后,他没心思再去想那个莫名奇妙的人了,现在他得专心想想人类的肺能不能开花这种科学性的问题了。

      手心里几朵有着浓郁紫色的薰衣草散发着好闻的清香。花朵真实而细腻的触感提醒着马龙这不是幻觉。

      现在该做什么?对于这超出他认知范围的花,一向沉稳的马龙也没了辄,脑子里糊成一团。

      “龙,走了。”这时低沉好听的声线滑进他的耳朵,却把他魂都吓了出来,他压制心底的慌张起身,尽量不动声色的将咳落在手心的花朵尽数塞进口袋后,向张继科走去。

      “快点,听说今天有黄瓜!”张继科似乎等不及了,几个大步跨过来就拉过他的手急步向前,完全没有注意到马龙的异样,心心念念全是食堂的黄瓜。

      马龙现在倒是有些庆幸张继科的神经极粗了。

      不过好像张继科的声音一响起,那种煎熬似的的感觉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就像是……等到了什么。

薰衣草:等待爱情。
     
     

评论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