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没血的鸟宝宝

每次脑完就不想写了……

【龙獒/昕博】最美不过夕阳红(5)

看了下记梗的评论,大多数亲是想看吐花症,所以定吐花症吧……搞不过你们(想写十厘米的某人)

等我码到三四章就放,对了大概是短篇的样子

所以你们到底看到记梗的最后那一句话了没有???

温馨提示:lo主是个坑哈

1.许大爷来避难,按理说大家都是兄弟,可马大爷总是希望他快点走。因为张大爷年轻的时候除了马大爷,就属和许大爷最好了。

2.张大爷对于马大爷吃的这个莫名其妙的醋很不以为然,人家都有方大爷搭伙过日子了,况且我跟你过了这么多年了你吃个球醋啊?!

3.马大爷继续哀怨中。

4.张大爷终于忍无可忍,爆发了:马龙我告诉你!2016那年奥运会的事儿我都还没找你算账呢!你搁我这委屈啥啊?马大爷一脸疑惑:继科儿,你不是说你输的心服口服吗,怎么还要算账呢???张大爷嘴一撇:哼!不是这个!马大爷更摸不着头脑了:那是什么?我记得我没有哪里惹你了啊……

5.张大爷呵呵一笑:别以为颁奖的时候你和许昕十指相扣我没看见了!

6.马大爷连忙解释当时他不是自愿要和许大爷牵手的,是许大爷死死拉着他手不放的!

7.张大爷不信,马大爷又是一顿表明心意:真的继科儿,我哪能骗你啊对不?说完还拉着张大爷的手放到心口,冲他傻笑。

8.张大爷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马大爷:成了,别笑了你,褶子都一脸了。马大爷高兴的亲了一口张大爷的手背,愉快的和张大爷并排坐了看电视。

9.于是希望许大爷快点走的人又多了一个。

10.许大爷表示真是熟悉的的辣眼睛,躺着也中枪。他下次还是躲到楼上去吧,噢,等会回去要记得和方大爷说一声换地方了。

老年梗的存稿快没了,然而我却不想码了,没脑洞(躺)

【昕博/龙獒】最美不过夕阳红(4)

注意!!!十题都是昕博!!!

因为是整个系列,标题还是带上龙獒吧tag就不标了,免得有些没看过只搜昕博tag的小伙伴被我误导……

不想套路了,大家懂就好……

第四弹
1.许大爷和方大爷年轻的时候有过一段感情,那种他们都以为是白头到老的感情。可到底还是分了。

2.当时方大爷因为不想让许大爷与家里闹僵,提出了分手,许大爷不知道。当时许大爷不为了耽误方大爷的前程,提出了分手,方大爷也不知道。

3.联谊会到了跳舞阶段,就方大爷和许大爷没舞伴,两人坐在桌边互瞪,许大爷冷笑一下,说:怎么,到这个年纪还没找到伴儿?现在来联谊了?方大爷不甘示弱:你不也一样!许大爷的手指不自然的敲着桌面,眼睛到处乱瞟就是不看方大爷:你……为什么不结婚?方大爷想也不想就说:还不是为了你。说完他自己都觉得不对,又补了了一句:你信么?

4.许大爷沉默了,方大爷尴尬了,这诡异的气氛持续了一会儿,方大爷刚想开口说和他开玩笑呢的时候,许大爷开口了。他的声音在方大爷耳朵里好像一如四十年前,听了都那么不爽,不过这次方大爷觉得他的声音好听到落泪。他说:方博儿,我们搭伙过吧,就是老头儿老太太的那种。

5.方大爷的手牵住许大爷不安的手,笑了:好……许昕,你知道我等你这句话等了整整四十年么,这得罚你当老太啊。

6.我们已经错过了四十年,不该继续错过了。

7.许大爷和方大爷就住在马大爷和张大爷家对门。

8.每次许大爷和方大爷一吵架,许大爷就跑到张大爷家去,直到方大爷过来敲门找他,每次都是。

9.如果你问许大爷,为啥每次都是他出走,他会告诉你:方博儿年轻的时候得罪的人多,没地儿去,不好出走。

10.如果你问许大爷,为啥每次都躲到张大爷家,他会告诉你:躲太远方博儿不好找,我怕他累着。

【龙獒/昕博】最美不过夕阳红(3)

今天带昕博一波
前几题龙獒后几题昕博
然而我想带楠宁一发(躺平装死)

套路沿袭
勿扰真人
一切ooc归咎于我,一切美好属于他们
祝食用愉快

1.马大爷扶着张大爷回家,一言不发。张大爷估摸着这准是生气了,且是自己有错在先,张大爷就想着给他道个歉吧。

2.正在肚子里翻墨水儿呢,马大爷就看他一脸绞尽脑汁的样子,叹了口气:得了别想了,你那肚子里还剩多少墨水儿我还不知道?张大爷一听不服气了:我年轻可还是会作诗呢!马大爷也是被他气乐了:得,张大诗人,咱赶紧的回家吃饭吧,不然你的拍黄瓜可要凉了。张大爷一副关怀傻子的眼神看他:拍黄瓜本来就是凉的好吧。

3.这件事儿的结局就是,马大爷老妈子模式全开,说了张大爷一顿,张大爷虚心接受。第二天傍晚,马大爷又一脸无奈的去球场找张大爷吃饭。

4.后来一个皮娃子犯了大事儿,给爹妈好一顿训。但是他想起了张大爷,于是禀着张大爷那坚决认错死不悔改的精神认了错,并且愉快的再犯了一次。听说那天晚上整栋胖球楼都听到了那娃的哭声。

5.娃娃不服气,于是去请教了胖球楼德高望重(?)的许大爷。许大爷一摸不存在的长胡子,语重心长的对他说:那张大爷脾性如此,都是有马大爷惯的,重点在有没有马大爷,明白了?所谓一语惊醒梦中人,大概就是这样了吧。娃子再也不敢学张大爷了。

6.这有的人老了,说话总是玄玄的,许大爷就是这有的人。许大爷还凭着自己的好嗓子参加好几次了小区里的大型活动,收获了一大票的粉丝,名气也传开了。不过要说最有名的该是他和张大爷的双人相声,都被播到种花小区的官方频道西西踢胃上了,许大爷为这事儿高兴了一星期。总结一下这就是许大爷德高望重的原因了吧(???)

7.方大爷老是拿些孩子不懂的忽悠人家刷刷自己的逼格,但老是被许大爷毫不留情的拆台。许大爷老是拿些孩子不懂的游戏骗点零食,但最后都会被方大爷毫不留情的赢走。

8.许大爷和方大爷是那种特爱互相伤害的人,没事就斗斗嘴啥的,噢对了,他俩是搭伙过日子的。

9.听说许大爷和方大爷一起参加过社区老年联谊会,还听说那次联谊就成了他俩一对儿。

10.其实方大爷在联谊会看到许大爷的时候是吃惊的,他以为许大爷早结婚了可能孙子都有了,许大爷看到方大爷想的也一样。然而两个人都是单身老汉。

【龙獒】最美不过夕阳红【2】

啊,我觉得脑洞一开真的要死,停不下来了orz
本来只想写十题的,可是一口气写了五弹T_T
照我的脑洞发展下去的话,非常有可能扩展到国家队全员……
那就继续吧,直到我没脑洞为止……

老规矩勿扰真人勿扰真人勿扰真人。

所有ooc归咎于我,所有美好属于他们。

1.张大爷家的小饼干有很多种用途。一小部分加上牛奶进了张大爷的肚子。过期的被马大爷碾碎分给小朋友们喂鸽子喂鱼去了。还有的被张大爷遛弯时揣兜里忽悠更小的娃子去了。这就造成了每天都有一群小朋友守在胖球楼的楼下堵张大爷和马大爷。

2.张大爷表示每天有这么多小朋友一起玩真开心。马大爷表示张大爷最近结识了好多小朋友,天天念叨着,他不是很开心。小区里打乒乓的娃子们表示每天都要输给张大爷饼干才能得到指导,痛并快乐着。

3.为了安抚马醋王,张大爷在两个人并排坐着乘凉的时候,主动牵了马大爷皱巴巴的手并很浪漫的十指相扣。他没有转头,也能想象的出马大爷傻不拉几的笑。

4.张大爷带的那群乒乓娃让别区的大孩子给欺负了,听说是被逼着打球输光了所有的零花钱。张大爷听完一群娃娃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告壮,撸起荧光绿的长袖就带着一群娃讨伐去了。

5.张大爷对于那几个初中孩子的行为很不满,而且早把围着自己叫师傅的几个划入了自己的保护范围。于是开始护犊子。

6.张大爷可能赶来的有点急,腰抻了一下,在和第二个人打的时候又抻了一下!本来腰就不好的张大爷坚持要打完,到后面疼得直冒汗也不吭声。

7.娃子头看张大爷情况不对,马上派了跑最快的那个去喊了马大爷。

8.马大爷刚好炒完菜摆完桌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吓了一跳。听那个气喘吁吁的娃说完,马大爷本来就白的脸立马变得更白,围裙都没解就冲出去了,后面那个跑的最快的娃子看的目瞪口呆,怀疑了一下马大爷的岁数。

9.马大爷到的时候,张大爷已经输了。张大爷正坐在石凳上被孩子们围着按腰锤肩喂水呢。张大爷看出了马大爷神色不善,也就低着头不说话了,活像个犯了错的孩子。马大爷看到张大爷一只手一直扶着腰,脸色更难看了。他解下围裙随手一放,对张大爷说:等我怼死这几个愣头青再来和你算账。

10.马大爷也一战成名,赢回了瓜娃子们的钱。如果不是马大爷不对那几个莽撞鬼的裤衩感兴趣,估计一道赢回来了。听说那天那几个小子哭的可惨了,小区的鸽子都吓跑了。

【龙獒】最美不过夕阳红

看标题就懂的系列不喜勿入。
十个小日常,龙獒不拆不逆。
勿扰真人勿扰真人勿扰真人。
嗯在我所创造的世界里他们走到最后。
最后,
一切ooc归咎于我,一切美好属于他们。


1.种花小区的胖球楼住着一位张大爷和一位马大爷。张大爷总是一脸睡不醒的样子,可能和他下垂的眼皮有关系吧。马大爷总是笑眯眯的,平易近人,小区的大妈们都喜欢和他唠嗑儿,可谓大妈们心中的白马王子(?)

2.张大爷对于每天都被大妈们缠住的马大爷表示不满后,马大爷笑着亲了他不再光滑的侧脸随后牵起他带着些许老年斑的手慢悠悠的回家。

3.从那以后马大爷再也没有和任何一个大妈唠嗑儿超过两句话。

4.两人都没有女伴儿,但是谁说没老伴儿的?

5.小区的一些瓜娃子们喜欢打乒乓球每天傍晚只要没下雨,七八个小娃子就会将小区里的三张乒乓球桌给占了,打的不亦乐乎。

6.张大爷喜欢小孩子,没事就坐一边看瓜娃子们打球,顺便等马大爷做好饭来叫他。一开始娃子们都被张大爷那张冷漠脸吓到,后来见他不说话也不动就看着,也就习惯了。

7.张大爷明确表示过不屑于参与小年轻的赛局,怕把他们打哭。直到娃子们赌上了小饼干。

8.那一天,张大爷一战成名,赢走了那些瓜娃子身上带的乃至家里存的所有小饼干。

9.张大爷被瓜娃子们奉为师傅,天天被缠住教球,张大爷虽然依旧一脸冷漠,可心里其实了开了花。

10.马大爷表示家里的小饼干堆成山了,张大爷还每天都带一大包回来。马大爷本来想叫他别再拿回来了,可一看他一脸乐呵看着自己,立马改了口:下次赢点牛奶回来泡饼干吧,你牙口不好我怕你咬不动。收获张大爷白眼一枚。